IT巨頭中國裁員之謎:敗退,還是撤退?
發起人:ali  回復數:0  瀏覽數:558  最后更新:2019-5-13 15:14:26 by ali

發表新帖  帖子排序:
2019-5-13 15:14:27
ali





角  色:管理員
發 帖 數:49
注冊時間:2019-1-29
IT巨頭中國裁員之謎:敗退,還是撤退?



作者:正解局



本文授權轉載自:正解局(微信ID:zhengjieclub)





企業家的立場突然變了,大概率是因為企業的立場變了。



正解局出品





甲骨文CEO拉里·埃里森去年的一段采訪,讓單純的甲骨文中國裁員事件蒙上了一層“政治迷霧”。



2018年10月,埃里森接受FOX采訪時,表示中國是美國自20世紀30年代以來最大的競爭對手,不能任由中國培養出比美國還多的工程師。



埃里森的言論與甲骨文的中國裁員之間,到底有沒有關系?



這是“經濟上”的敗退,還是“政治上”的撤退?



1. 錯失風口,從霸主到小玩家





解釋這個問題,還要從甲骨文的發家史說起。



甲骨文的前身,可以追溯到1977年的“軟件開發實驗室”。



眾所周知,IT時代,對企業來說,最重要的無形財產是數據。支撐數據的,則是數據庫系統。



數據庫系統又由服務器提供商、數據庫軟件提供商、存儲設備提供商三部分組成。其中,甲骨文Oracle就是最牛的數據庫軟件提供商,并與IBM(服務器提供商)、EMC(存儲設備提供商)形成攻守同盟IOE,幾乎占領了全球大部分商用數據庫系統市場份額。



憑借在數據庫上的壟斷地位,甲骨文一躍成為全球僅次于微軟的第二大軟件公司。





坐享霸主數十載,甲骨文看似固若金湯的防線,被云計算撕開了一個口子。



越來越多的企業不再自己搭建、維護數據庫系統,而是向云服務商購買云服務,將數據放在“云端”。這直接沖擊了甲骨文的服務器和數據庫業務。



對于云計算這個大趨勢,甲骨文一開始不以為意,當幡然醒悟后,已然追悔莫及。



研究機構Gartner數據顯示,亞馬遜、微軟、阿里巴巴、谷歌、IBM分居前五,甲骨文被歸入其他行列。





亞馬遜AWS展示云業務市場



份額餅狀圖并暗嘲埃里森



錯失了風口,甲骨文淪為云計算時代的小玩家。



2. 腹背受敵,業績陷入窘境





甲骨文在中國的情況,更為特殊。



2009年,阿里巴巴掀起了一場“去IOE”運動,就是用成本更加低廉的軟件——MYSQL替代甲骨文Oracle,使用PC Server替代EMC2、IBM小型機等設備,打破“IOE”對數據庫系統的壟斷。



這場運動最終成功,并帶動了一批公司從傳統IT架構向互聯網架構轉型,壓縮了甲骨文的業務空間。





在中國的云計算市場,IDC的《中國公有云服務市場(2018下半年)跟蹤》報告顯示,前五大服務商,也找不到甲骨文的名字。





雖然中國的業務尚能盈利,但日益增長的成本特別是人力成本,讓甲骨文有點吃力。



腹背受敵之下,甲骨文陷入了窘境,財報足以說明一切——



[indent]2019年3月,甲骨文發布了2019財年第三財季(Q3)財報。報告顯示,甲骨文Q3總營收為96.14億美元,與去年同期的96.76億美元相比下降1%,不計入匯率變動的影響為同比增長3%。



[/indent]難怪2018年第四季度,巴菲特清倉了其持有的21億美元的甲骨文股票,而這一舉動在巴菲特的投資生涯中并不常見,因為巴菲特以價值投資和長期持有股票聞名。



巴菲特給出的理由是,“拉里·埃里森在甲骨文的工作非常出色,但是我不了解他的業務。”



巴菲特還真是個老實人。



3. 企業的立場,就是企業家的立場





傳統業務不斷萎縮,新興業務不見起色,裁員便是意料之中了。



其實,甲骨文的這波裁員持續已有時日。





今年3月,甲骨文就裁掉了40名西雅圖員工。美國加州監管文件披露,甲骨文將在該州永久裁員352人。



根據裁員論壇theLayoff.com上的爆料,甲骨文先后在墨西哥裁員50人,新漢普郡裁員50人,印度裁員100人。



還有外媒報道稱,為了向云業務轉型,甲骨文或將在全球范圍裁員約14000人。



可見,這次中國裁員,只是甲骨文全球裁員的一部分,是一次“經濟上”的敗退。





回到文章開頭,埃里森的言論及其政治立場,和中國這次裁員有沒有關系?





我的判斷是,沒有關系。



其一,從歷史



看,甲骨文在成立11年后,就進入中國市場,苦心經營30年。這一切,都是在埃里森的主導下開展的。如果埃里森用自己的政治立場指導企業經營,那么,甲骨文從一開始就不可能進入中國。



其二,從現狀



看,甲骨文裁掉的是研發中心,依然保留銷售和技術支持,這說明甲骨文沒有放棄中國市場。甲骨文裁掉中國研發人員,同時也裁掉美國人員。甲骨文的行為并不完全符合埃里森的言論。



在商言商。拉里·埃里森是個商人而非政客,一言一行,必然將企業的利益放在第一位。



簡單地說,至少在表面上,企業的立場,就是企業家的立場







換言之,某一天,企業家的立場突然變了,大概率是因為企業的立場變了。



循著這個思路,就能找到埃里森發表此前言論的原因——



[indent]甲骨文2018年財報顯示,全年收入398.31億美元,美國為220.88億美元,業績貢獻達55%;亞太區(包含日本)僅63.33億美元,占比約16%。



[/indent]美國本土是甲骨文的基本盤,中國市場少得可憐,也就變得無足輕重。





在這種情況下,埃里森當然可以大著膽子發表言論,不用照顧中國的情緒。至于埃里森的言論,是討好美國總統的投機之語,還是摘掉面具后的真心話,就不得而知了。



埃里森的言論,不是甲骨文裁員的原因,而是結果。



4. “真香”警告





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筑,屁股決定腦袋。



如果中國市場在甲骨文全球業務中占據極大的分量,埃里森斷然不會發表上述言論。



換言之,如果甲骨文重新重視中國市場,埃里森轉而討好中國也不是沒有可能。



畢竟,誰也逃不過“真香”定理。



問題來了:那個時候,中國還會歡迎甲骨文嗎?



本文授權轉載自:正解局(ID:zhengjieclub)







用戶在線信息
當前查看此主題的會員: 1 人。其中注冊用戶 0 人,訪客 1 人。


广东26选5开奖号码